以古董为器插作名花 访善因华道传统插花研究会创办人孙可(图)

2017-03-01 10:46 中国花卉报

  认识孙可是8年前的一场婚礼,那一次他留给记者的印象是不仅花艺设计引领时尚,就连婚礼蛋糕也被他用鲜花装饰得芳香四溢。那时的他,一年仅承接几场花艺设计和品牌订制,就可轻松获得百万收入。此后几年间,他在边进修、边教学的过程中创办了善因华道传统插花研究会,开始潜心研究传统插花文化。


  不久前,一则名为《因为他,这件琮式瓶上了保利春拍图录封面》的帖子在朋友圈热传,不到一周时间阅读量近6万,文中的主角孙可也再次走进了人们的视线。


  2014年,在北京保利春拍“山中商会宝藏乾隆御题天青釉笠式碗,宫廷艺术与重要瓷器、玉器、工艺品”专场中,孙可以他的插花作品,令一件沉睡了百年的清乾隆粉青釉五孔弦纹琮式瓶焕然新生。就此话题,记者与孙可相约北京南城的一处四合院进行了采访。


  记者:初见这款粉青釉五孔弦纹琮式瓶是什么感觉?


  孙可:早在红山文化时期就出现了很多玉琮,外方内圆,它是道家最早的占卜器,后演变为插花陈设用的花器。此件琮式瓶有5个孔,占东西南北中5个方位,外壁饰有九道弦纹,喻示九五至尊之意。


  记者:当时的设计思路是什么?


  孙可:2013年,我在参观苏州博物馆时就遇见了与此瓶极其相似的花器。那时候,心里还琢磨过这样的花器该如何去插。2014年,保利将这件宫廷重器呈现在我面前时,对我来说的确是个挑战。这是典型的道家花器,道家讲究卦相,并非任意花朵都可随意插入,而是有着严格的规矩和章法。为此,我查阅了一些资料,加上自身储备的知识,最终我选择基于《易经》中天、地、人三才的思想进行创作。


  当时是农历4月,花神是牡丹花,也是最能代表宫廷插花的花王。我们选了牡丹基地中生长超过10年的偏原生种牡丹,而非艳丽的园艺品种,后者花朵硕大,难与琮式瓶的比例相协调。但即便如此,牡丹的枝干长度依然不符合我们的要求,因此我们采用了一些特殊工艺,终于达到了想要的效果。又因此器名贵,不能盛放砂石,也不能将撒撑于瓶口,于是又费了很多脑筋在不完全接触琮式瓶内壁的情况下将撒搭起。


  九和五都是单数,因此我们选取同样为单数的3朵花,取“三生万物”之意,其中有盛开的、半开的和含苞的,即现在、过去和未来三世,天、地、人三才,君、臣、使三和。3朵主花都插入瓶子正中的大孔,另外4孔则用枝条与叶片衬托。在满足向心力的同时,又不能使插花作品过于呆板,所以枝条是有弧度的。3朵花的中线在一起,参考的则是佛家中的度量经,整件作品呈现出动感与稳定的平衡。


  记者:这些年对于插花的认识是否经历了一些变化?


  孙可:十几岁时,我曾求学于一位著名的日本花道老师。**堂课,老师讲插花中三大主枝的**枝叫做“真”。我不明白,就问他为什么要确定三大主枝、“真”又作何解,那位老师无法回答,因为在日本花道中,多是照本宗规矩传续,学生较少探究原因。


  这个问题跟了我很多年,直到后来系统学习了中国传统文化才得以理解,我认为,三大主枝是取自道家“一生二、二生三、三生万物”的思想,对应佛家的过去、现在、未来。**主枝的“真”则取自佛经中的“真如本体”,即本真,也就是道家所说的“一”,亦可理解为儒家的“中庸”,三大主枝合到一点既是万法归一、中和之道,也意指当下,由此,也可以看出插花的内在精神实是出自传统的儒释道文化。


  记者:现在潜心研究佛前供花和宫廷插花的意义在哪里?它们在花道中又享有怎样的地位呢?


  孙可:在我看来,中式传统插花源自道家的祭祀文化。花卉本就是阴阳合和之物,它最开始是道家在占卜、祭祀时与神明、先祖的沟通之物,如祭祀神农氏时,将五谷、中草药等聚于盆器供奉,这几可视作插花的雏形。祭祀的主体是修道之人和受之影响的皇族。


  佛前供花从供养、供奉到修法、祈福,虽有派别之分,终为修心。到了宫廷插花,又多了实用价值,在不同节日体现不同内涵,且有鲜明的时代特征,是国家审美的彰显。和佛前供花一样,宫廷插花同样严谨,但自有它的雍容、华贵和大方,其中正平和取代了强烈的个人风格。佛前供花、宫廷插花、文人插花之间,是自上而下的关系。




北京保利春拍中,孙可以清乾隆粉青釉五孔弦纹琮式瓶制作的插花作品




清乾隆粉青釉五孔弦纹琮式瓶




 点击查看其它花艺师介绍


相关文章

近期

已有0条评论 查看全部 我来说几句

我要评论

已有0条评论

你可以[登录][注册]后发表评论

我已阅读并同意花集网的服务条款隐私权政策,为我的发表留言后果自负。


近期文章